李仙送卖豆芽菜也可以做到年售

   日期:2021-06-01     浏览:1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在高新产业密集的杭州市萧山区,有一个人于5年前做起了谁都看不上眼的豆芽生意。然而,第三年他的豆芽就成为浙江省行业质量标准
 在高新产业密集的杭州市萧山区,有一个人于5年前做起了谁都看不上眼的豆芽生意。然而,第三年他的豆芽就成为浙江省行业质量标准,第四年销售收入就突破两千万元,第五年,也就是2009年刚刚开始,他就新建厂房,把规模扩大了两倍。

  李仙送:你不要小看这种豆芽,这种豆芽让我赚到2000多万,我现在就是吹牛,根本没什么钱,现在生意也稳定了,就是钱也不缺了,这钱在过来,我看以后只有越来越好了。
众所周知,豆芽几乎是市场上最便宜的一种蔬菜,一斤才卖几毛钱,那么,李仙送是怎么把几毛钱的生意做到几千万的呢?
李仙送是浙江省温岭市农民,上世纪90年代开始,在广东做鞋制品生意,打拼了10多年,赚了两百多万。但到2004年底的时候,他突然看上了豆芽。
李仙送在当时经济飞速发展的长三角地区转了一圈,发现豆芽生意门槛不高但市场很大,杭州市一天的需求量在100吨左右,萧山一个区也得25吨。然而,深入了解之后他发现,当时当地做豆芽的大多是一吨半吨的家庭作坊,条件简陋,为了竞争有些人还不择手段,给豆芽添加化工物品。
沈伟良在萧山做了多年豆芽生意,对怎么做豆芽可以说是知根知底。
沈伟良:这东西讲下去可麻烦了,这肯定添加生长素会长得快一点。
记者:是为了让它长得快一点?
沈伟良:长得快一点。
记者:我听说还要添加一些什么东西,比如说让它白的话怎么办呢?
沈伟良:白的话那就是二氧化硫,是二氧化硫。
记者:还加那些东西?
沈伟良:自己加工颜色不好,肯定要加一点点进去。
记者:是不是大部分自己做都加那个东西?
沈伟良:一般的话都要加的,不加不行的。
记者:为什么不行?
沈伟良:颜色不好看。
杭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食品监督处长楼立群:他加的那一些保鲜粉,用的生长素、AB粉等等,这些都是属于违禁物。
豆芽背后的黑幕反而让李仙送坚定了做豆芽生意的念头,他认为,不规范的作坊肯定不会长久,如果自己抢先一步,有规模地去做不添加任何有害东西的豆芽,一定能取而代之占领市场。由于资金不足,他鼓动家乡的6位朋友一起去冲击这个梦想。
李仙送:小商贩这么多,他们迟早要处理掉,我们进去,这个量绝对会上去的,因为做豆芽还主要是靠量的,量上去,薄利多销嘛。
妻子:他就想着很好赚钱的,一年还要赚多少钱,最少两年要把成本收回,几个人还要买奔驰什么的,希望很大就是。
李仙送与家乡的6位朋友合伙,以一年45万元的租金,在萧山区闻堰镇租了一座6000平方米的厂房。李仙送当时把200多万元积蓄全部投了进去,光豆芽桶就买了1500多个。
做豆芽技术并不复杂,关键环节一个是洗桶泡豆,再一个是有规律的给豆芽淋水,整个过程一定要用达到饮用标准的水。
李仙送:这样的天气一天浇六次水,4个小时浇一次,天气热的时候浇8次。
每斤豆子的市场价大约是2块钱,而一斤豆子在7天以后可以产出8斤左右豆芽,按每斤豆芽6毛钱的批发价计算,一斤豆子的豆芽毛收入能达到2块左右。
李仙送:这是第三天的豆芽了,第三天的豆芽长到2元钱一斤,那么豆芽一共是7天,这个长到第7天了,豆芽的周期就是7天,7天一桶豆芽装满了,我们就可以卖了再继续装,一桶豆芽是放下去50斤豆,能够长到400斤豆芽,我们一桶豆芽可以赚到七八十元钱,净赚可以赚到七八十元钱。
细算一下,豆芽的利润还确实可观。刚开始,李仙送只做了200桶豆芽,随着桶里的豆芽一天天长满,他赚钱的激情也一天天高涨。然而,这一切都是卖出去才算数,他第一次去市场卖豆芽时就遭遇了一盆冷水。

 


李仙送:我当时的想法,过去和人家那个小作坊的豆芽一样的卖,肯定我们这个豆芽会被抢光的,我想第一天晚上起码会是这样的,没想到我们2000斤豆芽只卖掉200斤豆芽。
卖不出去的原因,首先是他的豆芽没有别人的豆芽好看。
经销商甲:他这个豆芽是本色,本色的白,而加药之后的豆芽反常的白,区别就在这里。
另外,他在价格上也难以和别人竞争。李仙送在萧山市场上与沈伟良是邻居,看到他进来以后,沈伟良把价格一下子降了1毛,对于沈伟良来说,做豆芽用的是循环水,场地也不花钱,劳务开支也不算,而这些都是李仙送所不具备的,所以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卖了一筐又一筐,干着急没办法。一年以后生意还是毫无起色,其他股东纷纷打起了退堂鼓。
李仙送:叫你当什么总经理呀,你当总经理把我这个厂都给亏光了。我当时就这样说,我们大家有信心把它搞下去,总经理我可以让掉。到后来他们都意见不统一,只能走,解散。
一年亏了3百万元,原来的合伙人分崩离析。散伙的那一天,李仙送把没卖出去的几吨豆芽全部当垃圾倒掉。此时的李仙送,除了一座冷冷清清的厂房外,几乎是身无分文。
李仙送妻子:人与人之间赚了钱都高兴了,不赚钱亏了肯定说什么话都有的。人家一说起来你李仙送他两口子亏了,谁还把钱借给我,那时我真的两口子绝望了,在家里的时候两个人也哭了。
李仙送:自己也有的时候流眼泪了,以前我从来没哭过没流过眼泪,这次流过一次眼泪,一个星期。
挫折之后,李仙送并没有怀疑当初的判断,在家人的支持下,他决定重新开始。
李仙送妻子:一个男人做事情,你要支持他,哪怕失败了也无所谓,我是这样想的,真的我们每做一件事情,哪怕亏了只要前面还有希望就坚持做,两个人的脾气都是一样的。
李仙送冷静思考,明明自己的豆芽好可为什么卖不出去呢?看来必须拿出证据给消费者看。
在又一茬豆芽出桶时,他拿了一包豆芽赶到杭州市技术监督局,请人家给自己做一个质检报告,并再三邀请对方到自己的厂子里实地检验。
处长:我们也去了很多次,当时就考虑,如果是要这些小企业打掉,肯定要扶持几家或者更多家好的企业起来,那么我们就给他们提供免费检测。
李仙送:检测报告出来,我们这个检测报告放到市场里每个市场的办公室里,那他们知道我们这是检测合格的,空口跟他们说我们自己厂里通过检测是绝对安全的放心的,他们不大相信的,
就在质检报告出来的时候,李仙送偶然听一位朋友说起一件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事。原来,两年前浙江省湖州市蔬菜批发市场,曾经因为卖出去的小白菜用了违禁药物而造成过中毒事件。
湖州市经理吴有林:出事那次是小白菜,工地上的一家,白菜烧豆腐一元钱一碗,用一个勺子哐一勺哐一勺的那种,一下子吃坏了,吃坏了以后他们在工地上干活,咕噜倒一个咕噜倒一个。
血的教训让吴有林警钟长鸣,之后,凡是进他们市场的蔬菜都必须进行严格的安全质量检测。这和李仙送判断的一样,所以他就拿着豆芽样品和质检报告找到了吴有林。
李仙送:我心想这个市场这个老总,肯定对这个食品安全很重视了,他一看到我的材料,我们经销你的豆芽。
就在李仙送攻下湖州市场不久,杭州市专门出台文件开始全面整治豆芽市场,取缔不规范的豆芽小作坊。当时萧山区的整顿力度很大,规定没有质检证明的豆芽一律不准进入市场。
萧山市场业务科科长孔国良:每一天我们要检测一个批次,上报杭州,检测结果马上拿出来,不合格的马上销毁。
对于李仙送来说,这无疑是久旱盼甘霖的好事,他的豆芽毫无疑问进了萧山市场。但短时间内,又怎么去建立一个豆芽批发网络呢?他想到了自己从前的对手,因为其中有的人可能面临取缔,而这些人又有稳定的销售渠道。
李仙送:当天就给他们几个客户打电话,所有的客户都打电话,我说反正政府也有文件了,你们小作坊报这个材料他不给你进市场的,你还是卖我的豆芽,卖我的豆芽你自己也不需要怎么辛苦,卖我的豆芽赚的钱和原来也差不多,也一样有这么多钱赚。
李仙送首先找到从前的竞争对手沈伟良,提出让对方专门卖他的豆芽。条件是原来大家在市场上都是卖8毛,而现在每斤6毛批发给对方,让对方按市场价去卖。
沈伟良:条件是什么,反正发过来和我们卖出去的差价是1毛多钱,自己加工出来也只有这样的利润。自己做肯定要有风险的,卖他们的也不是旱涝保收,或多或少也能赚点,自己加工出来,家里没有冷库,卖得完就赚钱,卖不完拉回去要倒掉。
因为觉得合算,沈伟良又联合了像他一样的10个经营户,成立了销售公司一起卖李仙送的豆芽。对李仙送来说,让了2毛钱的利润,换来的却是每天10吨以上的销量。
沈伟良:一般正常的话卖300箱。
李仙送:是这个话我觉得一斤净挣六七分钱。
沈伟良:他靠的是量,一个地方是300箱,发五六个地方、六七个地方、十个地方不是赚了嘛,一个地方赚300元钱,十个地方不是3000元钱嘛,对不对?
用同样的办法,李仙送又在杭州、嘉兴等地组织了几十个经销户,日销量很快达到40多吨。豆芽一般是晚上8点送到市场,第二天凌晨3点多开始往外批发,随着一个又一个日出日落,李仙送在拓展着一个又一个豆芽市场。
2007年,作为规模化生产的厂家代表之一,李仙送参与制定了浙江省豆芽安全质量标准,2008年豆芽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。如今,他正想着扩大生产规模,并进一步提高豆芽的卫生质量。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行业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行业资讯
点击排行